殷子煜.

若逍烛||原创 同人||武战道 凹凸||国漫 语C 文圈||爱好画画 摄影 码字||欢迎来扩列啊.||多指教.

Use my way 「Part 2」

Use my way
#cp瑞金
#ooc有,剧情衔接问题。

#part 1走空间.

#大概算是个短篇,预算3000+左右
#突然有的脑洞,说不上是个有趣的故事。
#这儿若逍烛,语c主金副雷狮,欢迎扩列。
谨以此文,致我所爱之人。


格瑞的行踪不定。


独来独往孤僻冷淡,这是所有人给凹凸大赛排名第二的人的评价。


这点排名第一的嘉德罗斯也甚是认可。


“喂我说——那么无趣干什么。”


直至某天格瑞不巧去买牛奶的时候被蹲点的嘉德罗斯遇见。


“你就是格瑞啊……啧啧啧。”


“来干架吧,怎么样。”


很好,这样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在自家发小还未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自己每天的主要活动就是,尽可能地避免与嘉德罗斯干架。



格瑞自是没有兴趣每天浪费那么多时间陪一个人打架——更要命的是这个人视打架为消遣。


当然这是之前。


>>>



“我现在没兴趣陪你玩。嘉德罗斯。”


安静地隐匿在某个地方的不远处看着他的发小四处寻找他,在依旧找不到他的踪迹的时候郁闷地跺脚的神态尽收眼底。本打算继续找寻地方避开对方却无奈被自己不乐意见到的人撞见。


“哟,格瑞,没想到你倒是很有兴致。”


嘉德罗斯扫了一眼不远处跟他发色相近的小鬼。


“竟然还玩躲猫猫这种游戏。你是不是跟渣渣走得太近了。”


“不关你的事。”抬眸毫无波澜地看他一眼,又收回眼神,“我的原力武装又坏了你也是知道的。”


“噢,那是,现在凹凸世界不都传得火热吗——排名第二的格瑞被一个小角色爆头,还废了自己的原力武装。”


嘲笑的嘴脸顿时从嘉德罗斯的神色中暴露出来,就是格瑞紫眸如冷锋直盯着他也毫不收敛。
“闭嘴。”


太阳西下,察觉到自家发小总算是结束了一天的找寻。格瑞也便起身打算离开。


“我说,你为什么要躲他——虽然我觉得你玩得也乐此不疲。”


在嘉德罗斯的疑问语调还未消失在空气中时,格瑞早已转身离开。


>>>
为什么要躲。


……格瑞自己也想不太清楚。


大概是,胆怯。


自己还是太弱了。


原本以为自己排名第二虽然实力没有到自己满意的地步,却也算是有资本去留意一下自己的发小不受伤害。


……怎么可以在他面前受伤。


被鬼狐天冲虐打的场景其实
已经不是很记得了,自己唯一的印象便是金黑化的时候。


想到这里格瑞就忍不住很想打死当时如此没用的自己。


秋姐说过不能让金动用那份能力的。


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


养伤期间格瑞突然清晰地意识到找嘉德罗斯干架的必要性。


…在等金什么时没有找他的兴致的时候,再说吧。



然而这个想法还未过几天就被自己强行掐掉。


他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罪魁祸首,身后是他被打得死去活来的发小。


“哟,来了啊。”


嘉德罗斯佯装不知晓他的行踪似的,嘴角的笑意渐渐扩大。


“我只是闲的无聊。而且这个渣渣听别人说有很强的能力。”


风轻云淡地说着,仿佛没有看到面前这人越来越黑的脸色。


“好咯,看你也没有原力武装,我就不欺负你。等你什么时候把武器修好,欢迎找我…”


将神通棍往后一甩,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嘉德罗斯满意地看着格瑞眼里的战意,然后转身离去。


“报仇。”


格瑞目送那自大的家伙远去,脸上虽然面瘫依旧内心却早已将其千刀万剐,直至自家发小沙哑地轻声叫唤使他不由得回过神来。


…突然间,格瑞不知如何面对他的这个发小。


“嗯。”


轻轻回应,佯装没有留意到他一身的狼狈。


意料之中地飞扑,格瑞早已形成条件反射自然躲开,他无奈地看着面前的这个金发少年一脸委屈说着这几天的不易,还有点斥责他的意味。


……嗯,我知道啊,我知道你一直在找我。
我知道你在赤焰山差点被烫伤,在寒冰湖差点弄感冒,在森林里被魔兽追着。

…白痴。干嘛要找我啊。


我不想让你看到这样的我啊。



纵然内心波涛汹涌,格瑞依旧没有将这些话说出来。


“……我在养伤。”


你在干嘛,找个这么拙劣的借口谁会信啊。


暗骂自己这个白痴理由,自家发小也果不其然地表示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不出所料地说完这句话便闻见金一如既往地小跑上来,扯开了这个话题去聊了他的原力技能。


他在听。


一直在认真地听。


他还看着那个金发少年眼底踊跃而出的,他从未有过的光。


这样就好。


他不由得想。


你依旧是你,这样就好。


“我会变强的,格瑞。”


突然听到发小突然降下来的语调,抬眸看着,在看到他此刻眼神的坚定不由得一愣。


在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便看到自己压下了对方的帽檐。


……不要。


“没有必要。”


他听见自己说。



当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格瑞连忙快步离开。


但过了一会儿,连自己都未曾注意到开始放慢脚步,只为了那个金发少年能够追上来。



天空永远是有那几朵飘忽不定的云,那暖光斜斜照射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金色,果然是世界上最温暖的色彩啊。

——Part 2 END——

好的,其实想表达的内容感觉并没有表现出来。bu
我曾在某个地方上看到过,每个人对于喜欢的表达都不一样。
你不能因为那个人没有按你的方式去喜欢你,你便觉得对方没有全心全意的喜欢你。
格瑞于金在我这儿感觉像是挚友,然后要表达的喜欢貌似是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喜欢(。)金是想要变强,想好好保护格瑞,但格瑞希望金能够做回自己,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不要失去曾经最纯粹的笑容。
嘛,码这篇文的想法也便是这样,很无趣的故事,却感谢能看到这里。





Use my way 「Part 1」

Use my way
#cp瑞金

#ooc有,剧情衔接问题有

#大概算是个短篇,共两部分,预算4000+左右,已完结系列。
#突然有的脑洞,说不上是个有趣的故事。
#这儿若逍烛,语c主金副雷狮,欢迎扩列。
谨以此文,致我所爱之人。

那么,开始吧——

他说,这是属于我的方式。

绵云像鱼鳞层层叠叠徐徐铺开至远方,头顶上的这片苍穹,蓝紫色由深至浅渲染至天际,再然后,一轮火红缓缓升起。

金色,成为了凹凸世界此时最为温暖的色彩。

>>>
金又在每天例行找格瑞。


自凹凸大赛前百强脱颖而出,裁判长丹尼尔下令暂作休憩一周后,金尽可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身体,然后会花上将近半天的时间寻找格瑞。然而排名第二的人自然是来无影去无踪,谅是金几乎要把整个凹凸世界都走遍了都难以看到格瑞的踪迹。


但倘若问寻找的原因,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在来到凹凸大赛之前,他的这位发小便与自己记忆里的有所不同。


他本就是个内敛独立的人。这他知道。


所以看着他离开登格鲁星留下来的信条的时候,他的内心毫无波动。


而且初来乍到之时,他知道他的发小在凹凸排名是第二的时候,他是多么替他感到高兴。


那可是格瑞啊。


很好地将从心底里涌出来的不安强行压下,扬起与平常无异的笑容,一如最初。


嘛,那可是格瑞啊。


发呆时间被强行终止,只因那个狂妄自大的排名第一来到他的面前。


“喂,渣渣。”


欠打的语气,听着就令人感到不快。


金抬眸,不出所料的,那为首的嘉德罗斯嘴角扬起戏谑的弧度。


“你还在每天闲来无事吗。”


“你知道格瑞在哪里吗?”不理会那被莫名其妙就被叫做渣渣的不适感,金开口就问道。


“我哪里知道。”嘉德罗斯懒洋洋地歪头回答,“看他这次被虐得挺惨的,最好别死在哪个地方了,否则小爷我到哪儿找那么好的对手。”


金心猛得一跳,那天的回忆如同水篋一般奔涌而出,任由他不愿想起都无法阻隔。


…自己,太弱小了。


神经大条如他头次如此痛恨自己是如此的弱小。


金不由得默默攥紧拳头。


“说起来,渣渣,我道听途说。”


嘉德罗斯语调忽地一转,金色的瞳孔满是狡黠。


“你貌似也很强。”


“不妨让我消遣消遣,如何?”


战斗的最后结果,是格瑞的出现而告终。


金纵然被虐得体无完肤,却依旧坚持仰起头。
看着这已经消失很久的友人。


“格瑞…?”


金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早就沙哑的不像话,就轻咳几声。


“……嗯。”


他那发小偏头看着他,沉默良久,方才不轻不淡地回应。


“哇啊格瑞你这几天都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在找你啊——格瑞你又躲我!!”


原本打算给自己发小一个爱的飞扑却照常躲开,金顿时委屈地抓住格瑞,语气带有撒娇意味。


“格瑞——你给我说说你这几天都去哪里了嘛。我老是…找不到你。”


格瑞轻叹,扯开对方的手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我在养伤。”


“……???养伤??糊谁啊你怎么可能养伤啊你现在哪里有伤??刚刚你接下嘉德罗斯的攻击的时候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你有伤啊喂!”


金的话匣子一开就一发不可收拾,格瑞略带头疼地按按太阳穴。


“……信不信随你。你没事我先走了。”


“!!!”闻见又要离开的格瑞,金连忙快步跟了上去。


“格瑞格瑞!我跟你说,我觉得你说得超级有道理啊,那个嘉德罗斯还真是个很自大的神经病——竟然要找我干架。哇啊气死我了没看见我有急事吗他真的是……”


“对了格瑞如果你现在伤还没好的话千万不要乱来啊到时候要是那个家伙找你麻烦的话——哼哼,让他先过我这关!”


像是全然忘记了之前被虐惨的经历,金开始喋喋不休地吹嘘自己的矢量原力又创了哪几个新招儿,边蹦跶便一一展现给他面前的发小。


因此在得意忘形的同时,他没有留意到格瑞紫眸眼底沉淀的温柔。



……这样就好。



金扬起笑容看着格瑞。


“嘿格瑞,我是不是很厉害很厉害很厉害!”


……。


那银发少年表面淡然依旧。


“还成。”


“……什么嘛…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会变得很厉害让你刮目相看的。”


没有意料之外的夸奖令金郁闷地垂下头,但过会儿又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格瑞。



……我会变强。


直到不再为你增添麻烦。



“…算了吧。”


“咦……?”


格瑞看着金,突然猛地将他的帽子狠狠压下。

“……没有必要。”



“……?啥。你在说什么啊格瑞,诶别走啊等一下我不明白等等我嘛——”


帽子被狠狠压下让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扶好自己的鸭舌帽,欲抬头,发现自家发小又不理自己提前走开了。


“格瑞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懂啊啊啊啊——”


金发少年渐渐跟上故意放慢脚步的银发少年,轻快的声音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Part 1 END——



破逆《如距似影》番外-《蔚蓝长空》

【后记•所谓再见】
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

由于猛兽族最强的战王的死令猛兽族原本就不多的优势急转直下,最终派人出来协议停战。

机车族的人自然也乐意过上和平的生活。

只是拟好的和战协议当中,再也没有出现能源之城副城主的签字框。

嗯,战龙皇亦是如此。

和平的生活肯定是比战争时期的事情少得多,我也就偶尔带带新兵,出去巡巡逻,帮城主打打杂而已。

总之一切都好起来了。

有的时候我也会去风雪之城看看,顺带跟那个之前跟在副城主身边的某个家伙唠嗑一下。

我们聊天的话题也是乱七八糟的,有时候会谈论机兽世界目前的状态,有时会批判这世间的无常,有时会吐槽冰雪之城这寸草不生的鬼地方。

偶尔会提及到城主与副城主的事情,他都会先是怔了一下,然后笑笑说时间过去的真快转眼间都那么久了。

他那个时候光学镜中所流露出来的情感我一直都看不懂。

时间总是能带走很多东西,也能改变很多东西。他总是这么说。

说起来,自十年前城主彻夜工作而疲惫导致睡了一整天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一样。

身上极少地散发着冷气,虽然还是淡漠待人却早已没有了曾经那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停战之后他也清闲了许多,极少再熬夜,反倒是经常去图书室借书看。

我曾看过他所带来的书,是有关机兽世界的地图书籍。

等他不再是城主之后,他想去别的地方看看。

城主曾这么自言自语道。

不,若是说自言自语的话其实我觉得他更像是在对别人谈话。

至于是谁,我想我是知道的。

跟那个家伙唠嗑完之后,我总会对他说,喂,如果有必要,就回能源之城吧。

毕竟那里才是你的家啊。

那家伙总是漫不经心地点头说我会的。但其实从来没有照做过,十年以来除了做正经事回来之外基本上回去的次数寥寥可数。

芯中轻叹,我回头看他进城的背影,显得孤寂又冗长。

不管怎么样,希望你能快乐起来吧。

回到城里已是夜晚,我担心自己太晚回来会被城主狠狠地劈一顿,因此我蹑手蹑脚地经过城主办公室。

发现室内有光,我停下脚步,芯想城主不会还在看书吧,便小芯翼翼地朝里面望去。

城主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我此刻才发现城主并没有开灯。

那么……光源在哪里?

我望着城主手里荧荧生光的蓝色水晶,芯里顿时了然。

风吹了进来,顽皮地吹乱了桌面上的文件,纸张飞舞。

我有些慌乱地想进去关窗,却在无意中看到这样的事情。

那绝对是会令我终生难忘的一个光景。

原本敞开着的窗不知是因为里面的风还是其他的原因,竟轻轻地关上,蓝色的水晶光芒更盛,映亮了城主安静的脸庞。

温润的光照亮了整个室内,削减了原本的寒冷。

恍惚间,我好像看见一束橙光闪过,坐落在城主的右边,与他一起并肩趴下。

熟络得好似从前,从未改变。

是我的错觉么?我好像听见有个人在说…

晚安。

……好久不见。

-----------后记•END-----------




---------


【最后的最后】
我终于!终于填完坑了!!!这个暑假没有遗憾!请让我去楼下跑个圈再回来!【泥垢!】
恩,然后呢,其实这篇文想表达的东西很多。这个故事就是说了破逆两个人从不曾懂得对方的好,不曾真正的交流过,固然是在意彼此,但最终还是分离。
但最后他们终究是和好了不是吗x
逆风旋能在临走前听到大冰山一直以来从未对他说过的话,他很高兴呀x然后破天冰把所有的芯里话都说出来后很轻松,他认为这是个错觉,其实不是。
因为那个时候逆风旋就在他的身边,听到了他说的话,并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其实我曾经想过结尾最后要甜回来要HE,但写到最后的时候突然觉得没有必要了。
相信我,当你们看到那个蓝色水晶发出耀眼的光芒,窗户莫名其妙关上的时候你们便会明白。
他从不曾远离,对吗?
他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关心着自己的搭档,自己的兄弟。
啊话说我一直觉得自己写的没有其他文好……因为在58的大家都是将他们之间的联系想象成爱情,当然我看这些文的时候也是爽歪歪【除了18r字数太多而且好恐怖有点不敢看之外】,但其实他们最初的最初,是合击绝技带来的羁绊,是并肩作战带来的情谊啊。
这其实才是我真正要追求的东西。想要表达出来给你们看的意义。
到了几天这里这个日期,刚好是一个月……我连载了刚好一个月啊哈哈真是奇迹,中途明明有好多次想要弃坑的,在这里真的谢谢所有人的支持,能让这篇文画上一个说不上完美却很圆满的句号。

于是,就这样吧。
——逍遥
2015.8.21 14:18
=======================
全文完
=============

破逆《如距似影》番外-《蔚蓝长空》

Cheapter.11
『破天冰破天冰我要请假!』

『?请假干嘛你怎么了?』

『我最近听急速锋说圣骑森林朝南走几百多公里之后有一个好玩的地方!我要去看看!』

『……我不准。』

『啊为啥啊破天冰两天就够了我就是去看看而已QWQ』

『……很抱歉你的信用额度在我这里已经超支了我可不认为你会两天后会乖乖回来。而且……』

『而且?』

『其实我们这里附近也有好玩好看的地方,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

『?!啥开玩笑吧我明明都走遍了这里的所有地方……都很无聊的景色也就这么几样!……你有好地方?』

『嗯哼。』

『噢噢噢求介绍!!』

『……这种事情以后再说……我们现在先来谈谈关于你兄弟急速锋寄来的汇款单。』

『……啊哈哈现在该是巡逻的时候了破天冰我先走了再见哦拜拜〜』

>>>
风雪之城的日出,你也看到了吗……

破天冰紧紧地攥着蓝色水晶。

很好看是吗?尤其是那些小光粒,是不是很漂亮呢?

室内的温度顿时凉了许多,或许是冰粒都融化成水的缘故。

破天冰抬头朝窗口望去。

是夜。

他突然间想去做一件事情。

一件很蠢很蠢的事情。

他想去风雪之城看看。

然后就在他有这个想法后不久,他便站在了他熟悉的城门前。

暗自地嘲笑了自己一番,破天冰直接推开了城门。

偌大的城在夜的笼罩下显得如此孤僻。

他向顶层走去。

伸手去碰顶层的门时,突然间想起的声音令他不由得一愣:

“再见。”

——再见。

——是再也不见,还是以后再见?

错觉吧。

破天冰扭动门把,打开了顶层的门。

一开门,便是见到一片星光闪烁的夜。

与能源之城没什么两样。

破天冰开始犯困,他赶紧拍了拍自己的头雕以示清醒。

然后跨步走到顶层前方。

很久没来了啊。

自从和那个家伙吵起来之后。

破天冰突然间想起来上次来风雪之城散心的时候逆风旋也来过。

是偷偷跟在自己后面的。

啊,当初为什么不去问问他跟着自己的原因呢?

难道他也在乎自己吗?

芯里仿佛很想肯定这个答案。

那么,他来这里做什么呢?

只是来吹冷风吗?

他也不太清楚。

大概是等待?等待日出?

那个曾经想和他一起来看的风景?

他突然间想说点什么。

想对逆风旋,说点什么。

可是他早就……

不,不对。

他还在的,一定还在。

他还不能就这么走了,他还想跟他说说话。

破天冰茫然无措地望着右边,光学镜想找一个焦点。

但右边没有一个能令他成为焦点的东西。

亦或是人。

他直到最后都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因为他在做一件对他来说很丢脸很丢脸的事。

暗淡的天空终于被蔚蓝晕染开来,朝阳所挥洒的光既不灼热也不耀眼,是一个能够令人芯安的温度。

手里紧握着蓝色的水晶,破天冰就这么望着他的右边,说出了一直以来藏在芯底里的话。

——仿佛他就在这里,从未远离。

——就像蔚蓝的长空。

……

破天冰静静地看着碎晶在风的带领下舞蹈,芯里不由得轻松起来,之前的阴霾似乎都被洗净。

是因为说出了芯里话很痛快?

或许。

一切的终结,一切的开始。

之后的路,我一定,一定会好好的走下去。

连同你的一起。

只因那是我对你的承诺。

起步,变形,离开。

不拖泥带水。

这便是一个极好的开端。

蓝色的水晶,继续荧荧生光。

好像又有一些不太一样。

---------番外•END----------

破逆《如距似影》番外-《蔚蓝长空》

Cheapter.10
他在一片混沌的空间里茫然无措地行走,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

黑暗的空间里他的光学镜是唯一的光亮,可是这微小的亮度实在是无法照亮整一个空间。

他不知道为何,有点担忧。

他不想在这个昏暗的空间里继续走下去,他想停下,他想离开。

他想要光。

然而他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地看到不远处的一片蓝。

像从浅海上提取的颜色挥洒在这一片空间一样,他总算是脱离了黑暗。

身边开始出现了细微的碎片,闪烁着微粒的光芒,从他的身边扩大至整个空间,虽说不上温暖却很耀眼。

他轻触着这些碎片,芯里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仿佛似曾相识。

抬起头来他蓦然间在不远处看到了一个熟知的人。

那个人的身边也有细微的光芒追随,但说实话他的本身却发散着灼人的光。

一时之间他就那样愣愣地站在原地。

那个人仿佛意识到了他的存在,抬起头,带着暖色的光学镜就安静地看着他。

然后他熟络地向他招手,一如当初。

他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加快了脚步朝他奔过去。

离他越近周围的温度便越炽热,但他毫不介意地一步又一步地走下去。

直到走到他面前将他狠狠地拥入怀中。

感觉自己要逐渐融化掉了。

但他不介意,真的。

他高兴的是,他终于抓到了。

属于他的光。
>>>
破天冰醒来已经到了夜晚。

脑袋似乎有点沉,他默默地甩了甩头雕。

抬起头,他看见了摆在他面前的能量餐。

稍微碰了一下,还是温的。

可是他现在还是没什么心情吃。

随意的在桌子上瞥了一眼能量餐,破天冰突然间将目光停留在桌子右边上。

那里放着蓝色的水晶,熠熠生光。

拿起那个蓝色的水晶,破天冰仔细看着上面依旧发着光的东西,有点纳闷。

你给我这个,是想说什么吗?

左手拿着那个水晶,右手轻轻地触摸着,突然间他碰到了一个凸起来的,硬邦邦的东西。

将水晶翻过来,破天冰这才发现原来水晶上镶着一个金红色的石头,好像还可以挤压的。

?破天冰略带好奇,他伸手就按了下去。

水晶立即分裂成了两半,里面的东西以迅速地跑了出来,包围着整个房间。

破天冰愣愣地望着这个场景,有点惊异。

因为此刻仿佛在梦中出现过。

如同碎片的光静静地分落,他伸出手用指尖触碰,光粒贴着他的指尖亲随着他手流转着,仿佛很亲近地靠近。

可是过不了多久,破天冰便感受到了手指尖的丝丝凉意。

水。

破天冰有点恍惚,因为他突然间发现,这种奇特的光景,他见过。

不仅仅是在梦里。

风雪之城也有。
-------------TBC--------------

破逆《如距似影》番外-《蔚蓝长空》

Cheapter.9【他人视角】
城主现在已经四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似乎是想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他几乎一整天都呆在城主办公室,甚至连饭都没动过。

期间火雷霆城主和急速锋城主还来探望过城主,但都是以“城主在忙,请下次再探访”的理由回绝。

啊啊这样下去城主会累垮的吧?!可是那又该怎么办才好?

我又一次地将早已凉掉的饭从城主那里拿了出来,在门外一脸纠结。

不如我把城主砸晕?……这样我的小命会不保的好吗!可是城主这样也不好啊!他就不能好好歇一会儿吗?

“喂。”清晰而又熟悉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我扭头一看,是熟人。

橘黄色直升机歪头疑惑地望着我:“你干嘛想把盘子砸了直说何必捏的这么紧?”

“……你来干什么?有事?”

“我找城主申请到风雪之城当守城大将。”橘黄色直升机语气略微平淡地回答道。

“?!”我一愣,认真而又直盯着面前的人,“你确定?”

“为什么不确定?”

“战龙皇已经死了,其余冰狼兽残军又被消灭,按理说我们风雪之城除了我们飞机一族谁都无法再上去了的吧不是吗?”不知为何我有一种不想让他去风雪之城的意味,语气中有些不满,“你守着一座不会再有敌人的城已经毫无意义了知道吗?”

“那又怎么样。”橘黄色直升机毫不介意地说道,“你怎么会这么肯定除了龙族以外猛兽族已经没有会飞的人了?这种事情还是要以防万一啊。”

“……这样的话只用叫一般的战士去就好了啊毕竟这一段时间乃至更久都不会有像战龙皇一样的战王会出现的你又何必……”

“我就是一般的战士谢谢。”橘黄色出声打断了我接下去要说的话,“还有到底你才是城主还是门后的那个才是?别管那么多成吗我这次来本来打算先向城主申请去风雪之城看看损坏情况,守城什么的是打算往后再议的。”

我顿时被噎住,略微尴尬地回答:“哦……好吧。”然后侧身让位给他,“城主已经很久没休息了,你说完之后尽量劝劝他吧。”

橘黄色直升机点点头,接着开门进去。

我无奈甩甩头。真是的,自己怎么突然间开始多管闲事了,还是安心做好本内工作先吧。

正打算离开给城主热饭的我突然看到城主办公室的门打开,橘黄色直升机踮着脚出来。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给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接着说道:“城主睡着啦,看来还是顶不住啊。”

我轻呼一口气,总算是睡着了。

“那既然城主在休息我也就不打扰了,我先带一班人去看看风雪之城吧。”

见他转身离开,我出声道:

“你最好别想不开。”

脑残说出的这一句话的后果是被对方甩来了一个白眼。

“你才想不开!”

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再望一眼城主办公室,我轻叹。

都是为了副城主啊。

--------------TBC---------------

破逆《如距似影》番外-《蔚蓝长空》

Cheapter.8
破天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能源之城的。

当他变成人形踏上能源之城时,便浑浑噩噩地朝城主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貌似还有很多事情没做……他如是想道,连自己都不清楚现在的状态能否做好城务的他就这样直接地走进了办公室。

然后他见到了一抹橘黄色。

“城主。”橘黄色直升机微微行礼,低着头并没有看到他的神情。

破天冰懒得理会,他走向椅子边就坐了下来开始工作。

他不知道他到现在为止为什么还能静下心来看文件。如往常一样,在每一份文件的右下角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就将它撇到一边看下一份。

不会真的被火雷霆给劝动了吧?要好好的守护这个他从小呆到大的家?

呵,可笑。

抬头瞥了一眼面前的人,破天冰问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橘黄色直升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双手紧握拳。

这个微小的动作还是被他看在眼里。

当初在这里的时候,他也是……

“报信的。”

橘黄色直升机冷不防地回答。

“报信?你的报信任务不是已经完成了吗。”冷笑一声,破天冰停下手中的笔,光学镜内没有一丝亮度,“你的任务圆满完成了不是吗?难道你还要在跟我说一次?”

“副城主交代给我的还有其他事情……”面前的橘黄色直升机猛然间抬头,淡蓝色的光学镜直直地望着破天冰,“我必须,要完成副城主最后交给我的任务。”

毫不退让。

想到是他交代的,破天冰原本麻木的芯又一次被感化,芯口最深的位置又一次疼痛难过起来。

“那你说吧。”破天冰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难过,只希望对方能够快点讲完。

“副城主叫我来的时候,说要我给您这个。”边说着,橘黄色直升机右手手掌伸出,只见是一个从未见过的蓝色水晶,“说是之前对您不礼貌的赔礼。”

破天冰伸手拿了过来,轻轻触摸着这个蓝色的水晶,他突然间发现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荧荧生光,但现在他并不太想探究这些:“然后呢……”

“……”橘黄色直升机深吸一口气,在破天冰看到他的光学镜里有很明显的水雾之后,他保持着平淡的语气说道。

“他说他要我转告你……”

“尽管你是这么不屑……对于同伴这么个存在,但他还是把你当兄弟看待的……一直一直,从未变更。”

“我说完了城主,属下先告退。”再次低头行一个礼,橘黄色直升机转身离开。

“啪嗒——”门关上的声音。

一切都如同平常。

除了文件上的点点水迹。

-------------------TBC----------------------

破逆《如距似影》番外-《蔚蓝长空》

Cheapter.8
破天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能源之城的。

当他变成人形踏上能源之城时,便浑浑噩噩地朝城主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貌似还有很多事情没做……他如是想道,连自己都不清楚现在的状态能否做好城务的他就这样直接地走进了办公室。

然后他见到了一抹橘黄色。

“城主。”橘黄色直升机微微行礼,低着头并没有看到他的神情。

破天冰懒得理会,他走向椅子边就坐了下来开始工作。

他不知道他到现在为止为什么还能静下心来看文件。如往常一样,在每一份文件的右下角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就将它撇到一边看下一份。

不会真的被火雷霆给劝动了吧?要好好的守护这个他从小呆到大的家?

呵,可笑。

抬头瞥了一眼面前的人,破天冰问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橘黄色直升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双手紧握拳。

这个微小的动作还是被他看在眼里。

当初在这里的时候,他也是……

“报信的。”

橘黄色直升机冷不防地回答。

“报信?你的报信任务不是已经完成了吗。”冷笑一声,破天冰停下手中的笔,光学镜内没有一丝亮度,“你的任务圆满完成了不是吗?难道你还要在跟我说一次?”

“副城主交代给我的还有其他事情……”面前的橘黄色直升机猛然间抬头,淡蓝色的光学镜直直地望着破天冰,“我必须,要完成副城主最后交给我的任务。”

毫不退让。

想到是他交代的,破天冰原本麻木的芯又一次被感化,芯口最深的位置又一次疼痛难过起来。

“那你说吧。”破天冰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难过,只希望对方能够快点讲完。

“副城主叫我来的时候,说要我给您这个。”边说着,橘黄色直升机右手手掌伸出,只见是一个从未见过的蓝色水晶,“说是之前对您不礼貌的赔礼。”

破天冰伸手拿了过来,轻轻触摸着这个蓝色的水晶,他突然间发现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荧荧生光,但现在他并不太想探究这些:“然后呢……”

“……”橘黄色直升机深吸一口气,在破天冰看到他的光学镜里有很明显的水雾之后,他保持着平淡的语气说道。

“他说他要我转告你……”

“尽管你是这么不屑……对于同伴这么个存在,但他还是把你当兄弟看待的……一直一直,从未变更。”

“我说完了城主,属下先告退。”再次低头行一个礼,橘黄色直升机转身离开。

“啪嗒——”门关上的声音。

一切都如同平常。

除了文件上的点点水迹。

-------------------TBC----------------------

破逆《如距似影》番外-《蔚蓝长空》

Cheapter.7
我听闻,你仍守这孤城,等待不归的何人;
我不忍,你如此渡一生,待到最后的归尘。
>>>
不知过了几年,当有人说起当初的时光之城城主和月神殿殿主是如何在能源之城城主的带领下铲除了亡灵之都剩余的军队,又是派了少其又少的兵力时,破天冰不由得一怔。

记忆储存器里蓦然间提取出当初的记忆。

什么派了多少兵力导致的一夜覆灭?

那些所谓的残军,不都是死在了……他的剑下。

他恍然间想起那一天的刀光剑影——那一天只怕是他补充经验最多的时候!吸收进来的能量球是自己数都数不过来。

那次他使劲地挥出手中的剑,那些冰狼兽们或哀求,或不甘,或坦然——没有元帅的统领他们只能乖乖受死,然后化作光粒子消散,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仿佛从未来到过这个世界。
一如他一样。

他杀得干脆利落,那一天的亡灵之都,犹如真的如它的名字一般,死后成灵。

最后,他站在寂寥的大殿上,剑尖插地,手臂微颤。

……终究还是累了。

他曾说过,要是有一天累了的话,就翘掉城里所有的城务,和他一起出去闯荡,杀敌四方;

他曾说过,要是有一天累了的话,可以分担一些事情给他去做,这样不至于太过操劳;

他曾说过,要是有一天累了的话,可以和他打上几百回合,他愿意给他发泄,只要不是太狠……

故忆重临,却已恍然如梦。

他情不可闻的笑着,接着笑声渐渐扩大,整个寂静的内厅唯有他的笑声在回响。

“逆风旋,我累了,我现在累了,为什么你还不出现?!”

“来跟我打上一场啊!来跟我分担城务啊!来跟我一起并肩作战啊!!”

『喂我说破天冰,有时候我真是觉得你冷静的不像话诶。』

『……?是吗。可能还没有人触及到我的软肋吧。』

『?软肋?你还有软肋?你这个狂妄得不可一世的家伙还有软肋!』

『……话说完了没说完了哪凉快呆哪边去。』

『哼!总有一天我会知道你的软肋,然后就可以好好威胁你!』

他破天冰,自今日之后可以一直冷静下去,直到永远!

他不会再被威胁!

只因他永远没有属于他自己的软肋了!

他已经没有软肋!

他的光学镜底唯一的光开始静静地寂灭。

手轻轻地没入胸口,取出了一个灼热的核芯。
是谁的肩膀上落满了点点雪花。

“后备……”

是谁的温柔拯救了他

“隐藏……”

只怨我不曾说过,你其实是我一生的光芒。

突然间,一柄三叉戟飞奔而来,直直地刺向了破天冰。

战士的本能便是保命,他手将核芯重新没入胸口,将剑从地拔了出来,兀地一挥,三叉戟顿时转移了方向,撞向了一旁的大柱子上。

随着一声愤怒的质问,三叉戟的主人来到了。

“破天冰你干什么啊!!”


伴随而来印入眼帘的,是一个已经化作人形的海蓝色的警 车和火红色的跑车。

漠然一笑,光学镜却毫无亮度。

“来得正好,这两块破令牌给你们,以后能源风雪就交给你们了,城里的财务情况以及能源紫水晶的储存地点和数量的相关数据你们在城主办公室左边第一个抽屉里就能找到。”

“叫你们来就是这些事情,好了如果没事了的话走吧你们。”

“破天冰我请你冷静一点。”一旁的红色战士忍不住开口,“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说行吗?逆风旋死了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打击,我们也知道你很难过……”

“我为什么要难过?”冰蓝色的战斗机不屑地嗤笑,一如曾经,“我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

“见到他的方式就是去死对吗?!”急速锋打断道,光学镜是止不住的怒火,“破天冰你平常不是很冷静的吗?!现在这个时候能源之城失去了一个副城主军心已经开始乱了,要是你再出事能源之城就完了你知道吗?!”

“冷静?我现在也很冷静。”破天冰漫不经心地听着,“而且就算我死了能源之城不也有你们顶着吗,你们做事我放心。”

“你!!”说时迟那时快,急速锋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说起来就是给破天冰一拳,“看我不把你打得清醒一点!”

由于一个疏忽导致被挨了一拳的破天冰顿时怒火直冲云霄,返身也给急速锋一拳,两个人就这样拳打脚踢,分不出胜负。

捡起一边的三叉戟,急速锋快刀斩乱麻般地想速战速决,破天冰借此也拿起自己的剑。

“惊天浪涛杀!”

“破空寒冰砍!”

刹那间,富丽堂皇的内厅狼藉一片。

破天冰有些重心不稳地单膝跪地。

果然之前杀了那么多的冰狼兽真是太费力了。

“够了急速锋。”火雷霆手轻拍那个正欲再次出招的月神殿殿主,“别再打了。”

急速锋一愣,接着收起三叉戟。

火雷霆回头,接着走向破天冰,为了方便说话他也跟着单膝跪地。

“为什么想要死?”沉稳的声音从火雷霆的嘴里发出,“可不可以冷静一下呢?”

“我这辈子已经冷静的够久了火雷霆。”破天冰抬头,光学镜头一次涌动着悲伤,“然而我的冷静依旧换不来我最重视的东西。”

“你最重视的……是什么呢?你自己清楚吗?”

“我很清楚。我最重视的……”

“是他所重视的一切。”

“他重视自由,那么我就给他自由;他不喜欢处理城务,那么我就来替他处理城务;他重视能源之城的这个家,那么我就会尽职尽力地守护它。”

“那为什么不继续呢。替他守护他所重视的一切。”

“因为这一切都已经毫无意义!”破天冰惨笑,光学镜里却毫无笑意,“他死了!!他已经不在了!我守着一座没有他的城有什么意思?!我还不如干脆地和这亡灵之都一起毁灭!!也算是有人陪他,他那个家伙那么讨厌孤独,好歹也有个人陪他说说话嘛不是??!”

“你就这么死了,他会难过。”火雷霆轻叹,双手握住破天冰的肩,“能源之城是他从小呆到大的家,他是那么地信任你才将令牌给你不是吗?”

“所以,破天冰,别任性。”

“逆风旋一定希望你能好好地活下去。”

“连同他的那份一起。”

于是他茫然地望着对面那平静的湛蓝色光学镜,眼中那慑人的光芒逐渐黯淡下去。

芯中最痛的地方渐渐散去。

徒留下一片苦涩的涟漪。
----------TBC------------

破逆《如距似影》番外-《蔚蓝长空》

Cheapter.6
这一切来得太快。

城主的飞行速度快的我无论使出多大全力都毫无办法追上,而那个报信的直升机更加地被我们远远地甩在身后。

我头一次看到如此急切的城主,芯里只能暗暗祈祷副城主能够平安无事。

当但我踏上风雪之城的土地时,我就发现我的祷告毫无用处。

我看着眼前的这一片废墟,丝毫没有见到活人的身影。

我望着前方的城主,芯里略带担忧。

上帝,求你别这么残忍。

突然察觉到附近的声响,我扭头一看,是还活着的冰狼兽。

我走了过去拽起他,尽量保持冷静地问道:“你们的元帅呢?还有守城的人呢?都去哪里了?!”

“都死了……他们,都死了……”冰狼兽颤颤巍巍地说着,“因为对方守城大将启动了自己的后备隐藏能源……”

当我正打算问下去的时候,一把剑迅速地挥到冰狼兽的颈边。

“那个守城的……是谁?!”

城主那好听的声线如今不知为何带上了一丝沙哑,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城主的剑尖在抖。
我扭过头去,不想听到我并不希望听到的回答。

“是……是橙色涂装色的,一辆直升机,很好看……”

“撕拉——”手起刀落的声音,我回过头来便是一个能量球被城主吸收到体内。

城主整个人仿佛都僵在了那里,我不忍心地回头,才发现那个来报信的橘黄色直升机刚刚到达。

他似乎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到了,立刻望着我——带着询问的眼神。

我低头,努力地用一种最平常不过的语气,回答:“副城主他……启动了后备隐藏能源……和战龙皇……同归……”

“不!!!!不这不可能!!”出乎意料的声响打断了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副城主不会死的!他不会!!他会等到城主来救他的!!!他不可能!!不可能!!!”

“一定是你们搞错了!我去找他!他一定是在里面等我们!!”

话音刚落,面前这个跟副城主及其相似的人飞奔而去。

……看到这么个状况,我实在是无力去拉住他要他面对事实。

看着一直僵在那里不动的城主,我芯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感化,然后……

视线开始变的模糊。

不,不行,别这样。

拼命呼吸着风雪之城特有的凉凉的空气,我试图让自己别太感怀。

“你去通知火雷霆和急速锋。”

“?”听到声音我立即愣住,回过神来城主已经化作战斗机……

朝亡灵之都的方向驶去。

对于这个行为已经了然的我,急忙地化作战斗机朝时光之城驶去。

-----------TBC-----------